华人日报网,有良知,有态度,有趣,睿智理性华人必读
华人日报网-温哥华人的日报

这国军队不交够钱给长官就上前线!

这国军队不交够钱给长官就上前线!
March 20, 2022 华人日报小编
In 看.世界
乌克兰召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 俄军俘虏爆出不少猛料,例如有士兵称,用八万卢布贿赂长官就可免上前线。 

亚历山大·莫罗佐夫说(生于2000 年,俄军塔曼师下士,BMP 机械师,出生并居住在莫斯科,2021年6月21日作为义务兵应征入伍):
“今天,我与战友坐在这里,讲述这里发生的全部真相,向整个国家讲述乌克兰的战争。2021年2月24日,我们入侵了乌克兰领土。我们最后被告知,这只是在俄罗斯的田间训练。但结果,我们被骗了。”。
俄军俘虏
“我们进入了乌克兰领土,我们到达了罗姆内市,我们的任务是建立检查站,检查汽车……我们在苏梅市附近被俘。”
亚历山大·莫罗佐夫说,他们在部队里分到的是过期多年的口粮,“这太恶心了”;当他们开车去罗姆内时,车辆还经常出故障。  
“人们在这里死去,孩子在这里死去,老人在死去——毫无意义的死亡,只为那个在撒谎的普京。普京告诉国际社会这里没有应征入伍的义务兵。但我们在这里 – 5名只想回家的义务兵。我不想在这个国家打仗。我很惭愧。” 
米科拉·波尔希科夫(2001年出生,塔曼师下士,BMP机械师,2021年6月30日应征入伍)称,在团里服役两个月后被送去演习,地点在库尔斯克和别尔哥罗德地区。演习结束时,军事装备被涂上标记,军官告诉他们,这些装备正在为作战行动做准备。
“我们不相信,规定应征入伍的人不能参战……而 2 月 24 日,我们发现自己在乌克兰境内,靠近罗姆内。我们遭轰炸了,我受伤了,我看到很多人被杀,很多人受伤。而我们营里有 150 多名义务兵。”
波尔希科夫还说,他羡慕那些能够为不参加这场战争付出代价的人。他们把钱交给了指挥部,便可将其留在国内。据他介绍,花8万就可以买一张留守的军票,很容易的。

贪污严重 俄军穿纸防弹衣,用蛋盒填充坦克

由于缺乏食物,俄罗斯占领军放弃军事装备,向乌克兰村庄的当地居民投降,以获取食物。”

诺维科夫称:“我们也很欣赏你们用纸板制成的防弹衣,而不是被俘的俄罗斯巴尔瑙尔’-T型装甲车的乘员所穿的装甲板。防弹背心非常坚固,以至于被常规小武器损坏。在这方面,我们表示特别感谢,因为现在这辆装甲车在乌克兰国防军的队伍中服务,帮助抵御侵略者”。

诺维科夫通过乌克兰国家预防腐败局网站发布的信函写道:“致俄罗斯联邦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的感谢信:国家预防腐败局(以下简称本局)支持所有有助于乌克兰反腐败机构发展的外国代表,以及帮助加强乌克兰的民主体制。在这方面,本局对俄罗斯联邦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的宝贵贡献表示衷心感谢,因为俄罗斯用于攻击乌克兰的手段和支持资源甚至在两国边境积累之前就已经被盗。”

诺维科夫称:“谢尔盖·绍伊古与国防部门的其他官员一起,参与了有计划、有步骤、长期的盗窃俄罗斯联邦预算资金的工作,这些资金被分配用于发展军事潜力,为加速清理乌克兰主权国家土地上的占领者做出了贡献。俄罗斯联邦国防部和武装部队的官员坚持从俄罗斯纳税人那里贪污本应用于军队需求的资金,这使得保卫民主的乌克兰变得更加容易。”

诺维科夫称:“得益于此,致力于确保公共资金使用透明度、打击腐败、欺诈和经济犯罪的乌克兰反腐败机构将能够尽快恢复其活动,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摧毁占领者的土地上,以及带到我国境内的废旧金属。军方和乌克兰情报部门记录了许多这种无疑是重要活动的例子。特别是用纸板蛋盘对俄罗斯坦克T-72和T-80进行保护。毫无疑问,这些保护军事装备的手段值得成为PowerIndex军力指数在形成世界上最强大军队的全球火力等级时的一个单独评估因素。”

俄军腐败是历史传统

”长期以来,俄军的习惯则是这笔费用在离开部队前直接发给士兵本人或是转到其个人户头上。而通过一些老士官和老兵的嘴巴,大部分人都风闻:他们的营长副营长已经把“吃掉士兵的补贴、薪水和退伍费用当成了挣钱途径。”许多人选择忍气吞声,而另外一些人的表现则很“战斗民族”——找他们算账。

某退伍军人拿起一支自动步枪和3匣子弹(这样的行为竟然没被发现和阻拦,可想而知当时俄军内部的管理已经破到了什么地步),然后直接冲入军官办公室。在激烈的射击声中,他把卫兵、正副营长和其他几个在场军官全部都打成了马蜂窝……酿成了严重的事故。事后,戈诺尼卡被捕并判处极刑。但通过调查,居然发现,正副营长在5年的时间内,通过种种方式,竟然吞掉了士兵们1000万卢布的安家费和各种补贴。事情最终也引起了俄军内部高层的重视。

 

俄军内部军官剥削士兵,将士兵作为免费劳动力出卖给商人,老兵欺负新兵的传统由来已久,俄军高层的整顿措施难以贯彻,实际上,各级军官也不是看不到这些问题,只是要么自己也分得一分油水,要么就是迫于环境保持缄默。在可预见的未来,尤其是俄军相比一般政府部门更加封闭,在俄罗斯政府普遍腐败的情况下,指望俄军保持清廉,杜绝这类虐待新兵现象,是不现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