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日报网,有良知,有态度,有趣,睿智理性华人必读
华人日报网-温哥华人的日报

【上海封城】这个学校里800女生抢50条卫生巾,结果有人帮了大忙…

【上海封城】这个学校里800女生抢50条卫生巾,结果有人帮了大忙…
April 27, 2022 华人日报小编
In 看.世界

【上海封城800女生抢50条卫生巾
上海同济大学至今封校40多天,但仍有新增Omicron阳性个案。

上海封城一个多月,不断传出各种人道危机,上海同济大学至今封校40多天,但仍有新增Omicron阳性个案。有学生在社交平台投诉,他们吃的都是「劣质食材」,当中蔬菜夹杂蛆虫、蜗牛;而且必要的生活物质严重不足,女生宿舍800人要抢50包卫生巾。

综合社交平台的消息,除了800名女生要争夺50包卫生巾之外,男生的处境也不特别好过,800人的男生宿舍,只有200个杯面。

学生批评:校领导极不负责,开会通报情况全程念稿,拿志愿者服务的功劳吹嘘学校防疫,往自己身上揽功。从不倾听学生诉求,不放学生回家。

有举报指出,学生通过微博、朋友圈等方式表达诉求,结果遭到学校老师威胁,扬言「这么说话的博主就要惨了」。

另据指出,学生表达想回家的意愿,被学校恶意解读为境外势力渗透,对学生洗脑,认为有人渗透导致学生对学校防疫失去信心。完全是限制言论自由。

有学生在社交平台投诉,他们吃的都是「劣质食材」,当中蔬菜夹杂蛆虫、蜗牛;而且必要的生活物质严重不足,女生宿舍800人要抢50包卫生巾。(网络截图)有学生在社交平台投诉,他们吃的都是「劣质食材」,当中蔬菜夹杂蛆虫、蜗牛;而且必要的生活物质严重不足,女生宿舍800人要抢50包卫生巾。(网络截图)

一群来自不同国家、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在上海本轮新冠肺炎疫情中,因为住进同一家酒店,开启了一段抱“团”互助的旅程。

  俄罗斯姑娘卡佳来中国6年了。她读大学时就开始学习中文,仅听讲话,不看模样,很难听出她是外国人。3月22日,她来到上海,准备在这座城市工作、生活。在租房前,她打算先在酒店住一阵子。前一日,上海本土新增新冠肺炎病例31例,无症状感染者865例。

  转折发生在一周之内。卡佳入住的第一家酒店很快转为防疫医护人员专用,附近各大商超门前排起长队。3月29日,卡佳在一家大型超市门口排队,人与人之间相距不算远,她担心有潜在的病毒传播风险,最终“转战”便利店。她买了方便面、面包、巧克力等,装满了一整个行李箱,觉得“坚持5天没问题,反正我是年轻人,问题不大”。

  跟卡佳一样,想用即食食品应对封控生活的人还有不少。卡佳记得,一名中年男子对店员说,我们封控这几天都靠你们便利店,大超市人太多,危险。更令卡佳印象深刻的是,那天,顾客们在便利店里有说有笑,还有人没戴口罩,大家看上去“完全不担心”。

  3月28日起,上海以黄浦江为界对城市分批实行封控管理,并开展核酸核查。卡佳所在的酒店被划入第二批封控区域,原定4月1日3时开始封控,4月5日3时解封。入住这家酒店后,她一觉醒来就进入了封控时间。

  这是一家位于闵行区的公寓式酒店,房间中有厨具、微波炉、冰箱。在卡佳入住的前7天,这些器物没派上太大的用场。她早上吃酒店提供的“极简”早餐,午饭和晚饭基本就吃泡面和零食。酒店的物资开始短缺,早餐虽不丰富,仍然每天提供。跟早餐一起被送到房门口的还有抗原检测试剂,住客做完后放回门口,有时一天要测两次。

  最难的是第六天。“第五天已经准备出去了,却发现还要继续隔离。”卡佳“没吃的了”,买了酒店提供的大米、油和两包速冻水饺,花了80多元。她每天定早上7点的闹钟抢菜,那是T11生鲜超市开始营业的时间。十几天中,她只抢到过一次。其他买菜平台的抢断速度她也追不上。

  “弹尽粮绝”之际,第七天,一名中国住客敲响了卡佳的房门,说要建立一个微信群,一起团购物资。酒店的住客陆续入群,包括酒店工作人员在内,群里有了70多个人。次日,大家就成“团”了。

  据卡佳观察,团购群中约有15个外国人,来自西班牙、韩国、德国、印度尼西亚等国家。有人不会说中文,但在群里,依靠翻译软件和微信自带的翻译功能,大家的交流还算顺畅。一些中国住客的英文水平高,群里每次发布通知,例如“下楼做核酸”“物资开团”“垃圾回收”等信息,他们会提供双语版本。“一开始大家的感觉很模糊,不清楚怎么组织和埋单,他们会给(外国人)讲得清清楚楚的。”卡佳说。

  因为住客需求不一,“团长”也不总是固定人选,会随物资需求而变化。一开始,客人们对食品的需求量是最高的。“团长”在群里接龙统计,待大家转账后安排采购。至于供货人,或许是某位“团长”的朋友,或许是其他渠道,大家一般不会多问。

  凭着流利的中文和乐于助人的性格,卡佳成了群里第一任外籍“团长”。在此前一次水果团购中,她和一名供货人建立了联系。“我缺一瓶消毒液,群里之前没人说需要,那就我来弄吧。”她在微信群中提出团购意向后,马上得到了近30人的响应。当天,50瓶消毒液就被配送到酒店中,由工作人员帮忙送到各房间门口。

  “感觉中国人和外国人没有区别。”卡佳说,因为水果是成箱购买,一两个人吃不完,有些客人会拼单。有一次,一名中国客人想与卡佳拼单,后来她才发现,对方是在帮一个中文不佳的韩国客人买。另一次,一个中国女孩向卡佳借卫生巾,卡佳意识到这也是刚需,于是再次发起团购,为酒店中的女性购买了十余包卫生巾。“能帮大家的话就帮,也是一种经验吧。”卡佳说。

  她笑称自己“很会搞关系”,长期以来都喜欢旅行、学习外语,“对于其他文化的接受度还是很高”,与群里各个国家的人交流都没有障碍。

  每天,团购群中“信息量很大”。这些天以来,曾有主题为“团购暂停”“快递全部关闭”的聊天记录截屏被转发到群里,扰乱着酒店住客的心绪。4月8日,“上海网络辟谣”平台向上海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生活物资保障专班求证得知,官方没有发布过此类信息,上海将督促全市商业网点、物流节点落实疫情防控措施,尽快开业运营,保供人员尽快返岗,充分发挥市场力量,保障市民生活需求。

  在酒店群的8次团购中,各类商品的价格都保持正常水平。卡佳房间的冰箱慢慢被填充,她开始自己做饭。在群里,除了团购信息外,互不相识的客人还会展示烹饪饭菜的照片,聊牛排煎多久才好吃,谈电影、音乐,中文不太好的外国客人也会参与到闲聊当中。

  每当有人缺生活用品,会先在群里向其他人求助,即使提出付费也没有人会收费,都是免费给。酒店日常的核酸检测在楼下分批进行,做完后只有十几分钟“放风”,大家自觉地保持着安全距离,无法进行面对面交流,绝大部分人依然互不相识。“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不容易,但酒店工作人员的态度还是很好的。”

  卡佳的家人曾在视频通话中表示担忧,“但我都在安慰他们”,卡佳说,现在酒店客人有饭吃,有饮料喝,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如果知道还要坚持多久,会更放心。”卡佳希望,能尽快“看到头”,开始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经历了几日的狼狈之后,卡佳已经习惯了封控的节奏。初来上海就被困酒店半个多月,是卡佳没有想到的人生经历。但她说:“这不会影响我对上海的印象。上海这座城市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