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日报网,有良知,有态度,有趣,睿智理性华人必读
华人日报网-温哥华人的日报

德州校园枪击案内幕推测,美国不禁枪真的是为了民主吗?狠狠打脸右逼

德州校园枪击案内幕推测,美国不禁枪真的是为了民主吗?狠狠打脸右逼
May 25, 2022 华人日报小编
In 看.世界

在德克萨斯州南部的小学袭击事件中,包括青少年枪手在内的 22 人丧生

 

 

一名官员周三表示,得克萨斯州小学枪击事件夺走 21 人生命的儿童受害者都聚集在同一个教室里。

得克萨斯州公共安全部的克里斯托弗·奥利瓦雷斯中尉告诉本网

“今天我的心都碎了,”学区负责人哈尔哈雷尔说。“我们是一个小社区,我们需要你们的祈祷才能度过难关。”

在纽约州布法罗的一家超市发生致命的种族主义暴行仅 10 天后,这次袭击是一个饱受一连串屠杀伤痕累累的国家的最新严峻时刻。

然而,国家枪支法规的任何改革前景似乎都比桑迪胡克死后的前景黯淡——如果不是更黯淡的话。

周二晚上,乔·拜登总统在全国发表讲话时呼吁实施新的枪支限制。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问,以上帝的名义,我们什么时候要站出来反对枪支游说团?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以上帝的名义去做必须做的事情?” 拜登问道。“为什么我们愿意忍受这场大屠杀?”

美洲中国队

嫌疑人据信单独行动

根据公共安全部的奥利瓦雷斯的说法,对学校的袭击大约在上午 11 点 30 分开始。枪手已经开枪打死了他的祖母。周三早些时候,她的情况仍不明朗。

逃离现场后,他在学校撞毁了自己的车,然后闯了进去。

奥利瓦雷斯说,当地方和州官员做出回应时,他们听到了枪声——并被枪杀。

他说:“枪手能够进入教室,将自己关在教室里,然后又开始射击教室里的众多儿童和老师,不顾生命。”

当他们走出乌瓦尔德纪念医院时,可以看到穿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和饱受摧残的受害者亲属在哭泣,该医院说有 13 名儿童被送往那里。另一家医院报告说,一名 66 岁的妇女情况危急。

官员们没有立即透露动机,但他们确定袭击者是萨尔瓦多·拉莫斯,他是圣安东尼奥以西约 135 公里的社区居民。执法人员说他是单独行动的。

小社区遭到破坏

乌瓦尔德是约 16,000 人的家园,距离墨西哥边境约 120 公里。Robb 小学在二年级、三年级和四年级有近 600 名学生,位于一个以普通住宅为主的住宅区。

袭击发生在学校以一系列主题日倒计时到学年的最后几天。星期二是“自由自在”的日子,学生们穿着漂亮的衣服。美洲中国队

一名执法官员说,调查人员认为,拉莫斯在 Instagram 上发布了他在枪击事件中使用的两支枪的照片,他们正在检查他是否在袭击前几个小时在网上发表声明。

这位官员说,执法人员周二晚上正在执行多项搜查令,并收集电话和其他记录。调查人员还试图联系拉莫斯的亲属并追踪枪支。

这位官员无法公开讨论调查的细节,并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与美联社进行了交谈。

最新惨剧

世界各地的领导人纷纷表示哀悼,包括教皇弗朗西斯、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和与俄罗斯交战的乌克兰外交部长德米特罗·库莱巴。

体育联盟在周二晚上的比赛前默哀片刻,周三早上开盘前的纽约证券交易所也是如此。

乌瓦尔德的悲剧是德克萨斯州历史上最致命的学校枪击事件,并增加了该州的严峻统计,该州是过去五年美国一些最致命枪击事件的发生地。

2018 年,一名枪手在休斯顿地区的圣达菲高中开枪打死 10 人。一年前,德克萨斯州一座教堂的枪手在萨瑟兰斯普林斯小镇的一次周日礼拜中杀死了两打以上的人。2019 年,埃尔帕索沃尔玛的一名枪手在针对西班牙裔的种族主义袭击中杀死了 23 人。

沃尔玛和圣达菲学校的案件尚未进行刑事审判,后者案件的嫌疑人最近在 2 月份被发现没有能力受审。萨瑟兰斯普林斯枪手在现场开枪自杀。

最近的枪击发生在全国步枪协会年会在休斯敦开始前几天。Abbott and both of Texas’ US senators were among elected Republican officials who were scheduled speakers at a Friday leadership forum sponsored by the NRA’s lobbying arm.

在桑迪胡克之后的几年里,国会的枪支管制辩论时有兴衰。立法者以任何重大方式改变美国枪支政策的努力一直面临共和党人的障碍和全国步枪协会等外部团体的影响。

观看 | 公众人物的沮丧情绪越来越高,历史上的活动家不断重复:

桑迪胡克一年后,就扩大国家背景调查系统的两党提案进行了谈判。但该措施在参议院投票中失败,没有足够的支持来清除 60 票的阻挠议案障碍。

去年,众议院通过了两项法案,以扩大对枪支购买的背景调查。一项法案将关闭私人和在线销售的漏洞,而另一项将延长背景调查审查期。两人都在 50-50 的参议院中表现不佳,民主党人需要至少 10 票共和党人的选票才能克服阻挠议案的反对意见。

,所有受害者都在得克萨斯州乌瓦尔德市罗伯小学的同一个四年级班级。

杀死 19 名儿童和两名教师的 18 岁枪手将自己关在教室里,“射杀任何挡路的人,”他说。

奥利瓦雷斯告诉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今日》,警方和其他应对袭击的人打破了学校的窗户,试图让里面的学生和老师逃脱。

他说,最终,枪手被执法部门击毙。

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原定于当地时间下午 12 点 30 分主持新闻发布会,提供已知的最新袭击细节,这是自枪手在桑迪胡克杀死 20 名儿童和 6 名成人以来美国学校发生的最致命枪击事件2012 年 12 月,康涅狄格州纽敦的小学。

“今天我的心碎了”

家人等了好几个小时才知道他们孩子的消息。在一些人聚集的镇文娱中心,寂静被反复的尖叫和哀号打破。“不!求你了,不!” 一名男子在拥抱另一名男子时大喊。

美国不禁枪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历史原因:

美国建国者担心政府权力异化,政府权力扩张侵犯公民权利和自由,于是精心设计了宪法,1791年在权利法案第二条明确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 他们设想的是赋予民众拥有枪支的权利,枪口的目标是政府,看着政府防止它为非作歹。 这条修正案赋予人民某些自我救济的手段,也就是授予人民以暴力手段对抗暴政的权利。美国宪法确定的持枪权 美国对待枪支的特点是控枪而不禁枪,这两点都可以在美国法律中找到依据。美国联邦立法中,涉及枪支管理的最重要法是美国宪法,而美国人又将宪法捧上神坛,看做立国之本,国家的基石,任何情况下不允许改变。目前,美国的50个州中,44个州的宪法都有明确保护公民持枪权利的条款。 这一修正案是美国最初建国者们精心设计的。当时许多美国人的祖先是为了逃避欧洲的宗教迫害而逃到北美大陆的新教徒,他们力图建立一个没有政治迫害的国度,确保公民享受最大的个人自由,而欧洲的经验使得他们对于中央政府有一种不信任感。 美国建国者担心政府权力异化,政府权力扩张侵犯公民权利和自由,于是精心设计了宪法,1791年在权利法案第二条明确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他们设想的是赋予民众拥有枪支的权利,枪口的目标是政府,看着政府防止它为非作歹。 这条修正案赋予人民某些自我救济的手段,也就是授予人民以暴力手段对抗暴政的权利。美国枪支背后是自由精神。武器是公民权的一部分,要禁枪就是要剥夺公民权,修改宪法,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枪支成了美国人保护自身安全和土地财产的手段。枪支作为制约政府权力的象征不能消失。 也是美国的建国者对于政府有可能发生异化而设立的一种防备,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其他国家时有发生的情况:即手无寸铁的人民面对政府军队的镇压束手无策,也使作为个人的美国人对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和土地的信心大增。 由于特殊的历史环境,美国建国前后,拥有和携带枪支的权利,和言论自由一样,已被视为最珍视的个人权利之一。不少美国人认为,这条修正案保护的是个人的持枪权利,枪支管制是非法的。 直至今日,许多支持枪支权利的民众担心,持有和携带枪支作为“权利法案”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一旦在管制枪支问题上有所突破,下一道防线同样可能被突破,从而出现“多米诺效应”,侵蚀“权利法案”的神圣性,对宪法中所规定的公民权利构成威胁。 因此,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人就展开了关于枪支管制的辩论,并一直持续到现在。但多次关于枪支立法的讨论最终在第二条宪法修正案面前陷入僵局。而要想修改这条修正案,就必须获得大多数州的同意,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联邦和各州政府只能再三呼吁为枪支管制“立法”,对于彻底禁枪,由于第二条修正案的存在,政府永远不敢“越雷池一步”。美国宪法确定的持枪权 美国对待枪支的特点是控枪而不禁枪,这两点都可以在美国法律中找到依据。美国联邦立法中,涉及枪支管理的最重要法是美国宪法,而美国人又将宪法捧上神坛,看做立国之本,国家的基石,任何情况下不允许改变。目前,美国的50个州中,44个州的宪法都有明确保护公民持枪权利的条款。 这一修正案是美国最初建国者们精心设计的。当时许多美国人的祖先是为了逃避欧洲的宗教迫害而逃到北美大陆的新教徒,他们力图建立一个没有政治迫害的国度,确保公民享受最大的个人自由,而欧洲的经验使得他们对于中央政府有一种不信任感。 美国建国者担心政府权力异化,政府权力扩张侵犯公民权利和自由,于是精心设计了宪法,1791年在权利法案第二条明确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他们设想的是赋予民众拥有枪支的权利,枪口的目标是政府,看着政府防止它为非作歹。 这条修正案赋予人民某些自我救济的手段,也就是授予人民以暴力手段对抗暴政的权利。美国枪支背后是自由精神。武器是公民权的一部分,要禁枪就是要剥夺公民权,修改宪法,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枪支成了美国人保护自身安全和土地财产的手段。枪支作为制约政府权力的象征不能消失。 也是美国的建国者对于政府有可能发生异化而设立的一种防备,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其他国家时有发生的情况:即手无寸铁的人民面对政府军队的镇压束手无策,也使作为个人的美国人对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和土地的信心大增。 由于特殊的历史环境,美国建国前后,拥有和携带枪支的权利,和言论自由一样,已被视为最珍视的个人权利之一。不少美国人认为,这条修正案保护的是个人的持枪权利,枪支管制是非法的。 直至今日,许多支持枪支权利的民众担心,持有和携带枪支作为“权利法案”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一旦在管制枪支问题上有所突破,下一道防线同样可能被突破,从而出现“多米诺效应”,侵蚀“权利法案”的神圣性,对宪法中所规定的公民权利构成威胁。 因此,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人就展开了关于枪支管制的辩论,并一直持续到现在。但多次关于枪支立法的讨论最终在第二条宪法修正案面前陷入僵局。而要想修改这条修正案,就必须获得大多数州的同意,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联邦和各州政府只能再三呼吁为枪支管制“立法”,对于彻底禁枪,由于第二条修正案的存在,政府永远不敢“越雷池一步”。美国宪法确定的持枪权 美国对待枪支的特点是控枪而不禁枪,这两点都可以在美国法律中找到依据。美国联邦立法中,涉及枪支管理的最重要法是美国宪法,而美国人又将宪法捧上神坛,看做立国之本,国家的基石,任何情况下不允许改变。目前,美国的50个州中,44个州的宪法都有明确保护公民持枪权利的条款。 这一修正案是美国最初建国者们精心设计的。当时许多美国人的祖先是为了逃避欧洲的宗教迫害而逃到北美大陆的新教徒,他们力图建立一个没有政治迫害的国度,确保公民享受最大的个人自由,而欧洲的经验使得他们对于中央政府有一种不信任感。 美国建国者担心政府权力异化,政府权力扩张侵犯公民权利和自由,于是精心设计了宪法,1791年在权利法案第二条明确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他们设想的是赋予民众拥有枪支的权利,枪口的目标是政府,看着政府防止它为非作歹。 这条修正案赋予人民某些自我救济的手段,也就是授予人民以暴力手段对抗暴政的权利。美国枪支背后是自由精神。武器是公民权的一部分,要禁枪就是要剥夺公民权,修改宪法,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枪支成了美国人保护自身安全和土地财产的手段。枪支作为制约政府权力的象征不能消失。 也是美国的建国者对于政府有可能发生异化而设立的一种防备,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其他国家时有发生的情况:即手无寸铁的人民面对政府军队的镇压束手无策,也使作为个人的美国人对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和土地的信心大增。 由于特殊的历史环境,美国建国前后,拥有和携带枪支的权利,和言论自由一样,已被视为最珍视的个人权利之一。不少美国人认为,这条修正案保护的是个人的持枪权利,枪支管制是非法的。 直至今日,许多支持枪支权利的民众担心,持有和携带枪支作为“权利法案”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一旦在管制枪支问题上有所突破,下一道防线同样可能被突破,从而出现“多米诺效应”,侵蚀“权利法案”的神圣性,对宪法中所规定的公民权利构成威胁。 因此,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人就展开了关于枪支管制的辩论,并一直持续到现在。但多次关于枪支立法的讨论最终在第二条宪法修正案面前陷入僵局。而要想修改这条修正案,就必须获得大多数州的同意,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联邦和各州政府只能再三呼吁为枪支管制“立法”,对于彻底禁枪,由于第二条修正案的存在,政府永远不敢“越雷池一步”。

 

发展历程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由来。

 

美国禁枪黑历史,以及宪法第十四修正案。

美国二十世纪快速发展的控枪法律。

美国控枪闹出的大事件。

一,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由来。

美国华人约有五百余万,多是近代移民背景。很多第一代华人移民来到美国以后,在生活里亲身接触到真枪实弹,不禁感叹:美国真是自由啊!普通人就可以有枪,政府管得也很松,这真的安全吗?为什么不像我来美国以前的地方一样,严格禁枪呢?

中华传统历史文化中,射击从来都不是陌生概念。两三千年前的西周时期,贵族教育就要求“六艺”的基本才能:礼、乐、射、御、书、数。这些和现代人学习的大部分内容,德育,音乐,驾驶,文学,数学,有何不同?唯一区别就是:“射”。古代统治阶级追求的“射”,是射箭,不仅是保家卫国的军事技能,也是一种强健体魄,锻炼意志力的体育运动形式。当然,贵族阶级推崇尚武习射之风,主要还是为了维持统治的实用目的。

美国的建国者,也非常看中射击的才能。开国元勋托马斯·杰佛逊说过:“强健的体魄使得意志坚强。在体育项目上,我推荐射击。虽然射击对躯体的锻炼效果一般,这项运动可以磨练人的意志,锻炼胆量,培养冒险和独立精神。球类运动在身体上很猛烈,但无助于培养人的性格。让你的枪成为平时散步时形影不离的伙伴吧。” 杰佛逊在这方面和中华传统文化类似,推崇“射”为高尚的贵族运动。

然而美国人对于枪的理解,已经超越了古代帝王用于维护自身统治的狭隘目的,也超越了生活工具或者体育运动的范畴。美国人民出于对人性的深刻认识以及对人间权威的根本不信任,才把拥有武器的权利提高到生存权一样重要,并且用宪法把这个权利作为基本民权保护起来。

独立战争的导火索,就是英军去康科德收缴当地民兵的枪,战争从此打响,所以美国人对于“政府来收枪”这件事有天然的敏感和警觉。赶走英国统治者以后,建国者很担心,中央政府一旦过于强大,权力容易被滥用,以后还是免不了再被人民推翻。所以在国家的军事防务上,他们不希望中央政府长期维持大规模的常备军,而是在和平时期,把武装下放到各州的民间,有对外战争需求的时候再集结武装。在这种背景下,产生了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中文翻译如下:

“因为训练有素的民间武装对于自由国家的安全是必要的,所以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被侵犯。”

宪法把“射”提升到了全新的高度。不但贵族统治阶级自己要射,还要在宪法的层面,保证民间有武装。古往今来,世界各国,无不是通过管控武器而控制人民,维护统治的稳定。美国却这样往民间下放武装,是不是疯了?

美国的宪法,尤其是里面的权利法案,包括言论自由,武器下放民间等等,可以看作是前所未有的,极其吸引人的“道德牌坊”。他们要制造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政府系统,主动约束自己的权力,相对多地让权于民,让普通人有尽可能多的自由和权利。这样做,看似危险,其实占据了全世界的道德制高点,成为人心所向,才最有利于社会的繁荣和稳定。自由女神高举的大号冰激淋,是全世界很多人纷纷移民美国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是立牌坊容易,以后大家都来排队兑现承诺的时候,想保证牌坊不倒,就难多了。现实世界里的各种问题比建国者的理想复杂得多。宪法里说“不得侵犯”,后来实际上却以各种姿势、各种手段在侵犯。美国的宪法和社会制度,不是建国就不变了,而是随着历史的发展,不断地完善和变化。涉及民间拥枪权利的宪法第二修正案,几百年来一直是一个争论的焦点。虽然民间可以拥有武装,对于宪法到底是否保护个人的拥枪权力这个问题,从美国建立到2008年以前的两百多年来,一直没有明确答案。

二,美国禁枪的黑历史,以及宪法第十四修正案。

这里说的“黑”历史,不是故意用词政治不正确。美国历史上很多控枪禁枪法案,包括美国人自己拿起枪来打的一场内战,历史上都和黑人有关。

美国内战以前,黑奴不算人,只是主人的财产,根本就没有基本民权,包括持枪的权利。所以这个时期的禁枪法案,大多是赤裸裸的对非公民(主要是黑人)的歧视条款,很多州直接立法禁止黑人有枪。1857年,美国最高法院在臭名昭著的”斯科特诉桑福德案”中判定,黑人不管是不是奴隶,都不算美国公民,所以受美国宪法保护的各种权利,包括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适用于黑人。这个案例为美国内战的爆发埋好了伏笔。

美国内战以后,黑奴得到解放,拥枪权利带来了新的挑战。这时关注的核心,不只是防止中央政府对于武装的垄断,而是各州对于民权的保证,尤其是刚获得自由的黑人的民权。虽然美国内战已经在名义上号称解放了黑奴,很多南方州仍然禁止黑人有枪。这样,三K党这样的白人至上组织,就可以随意带枪闯进黑人家中威胁他们,保证不会遇到任何武装抵抗。

为了解决黑人的民权问题,美国国会在1868年通过并由法定多数州批准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原文很长,但这里最相关的内容在于:

“各州不得拒绝给予任何人以平等法律保护。”

这样一来,原有的民权法案,包括里面保护拥枪权利的第二修正案,不但适用于联邦政府,也适用于各州政府。这和美国建国者的初衷相比,已经又发展了一步。国会对持枪权力的关注点,开始从民间整体的武装权,向个人的自我防卫权利转移。

如果说第二修正案警惕的是:“如果对民间禁枪,就只剩下联邦政府有枪”。

那么,第十四修正案警惕的则是:“如果对黑人禁枪,就只剩下三K党有枪”。

总体来说,第十四修正案对美国平民的权利影响极其深远,从原则上禁止了各种包括种族在内的歧视,把美国的“道德牌坊”立得更高了,这是对移民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比如美国现在的绿卡持有者,就是在第十四修正案的法律框架下,和美国公民享有同等的拥枪权利。而后面提到的海勒判决确定的个人持枪权,也是基于第十四修正案,经由麦克唐纳诉芝加哥的判决,普遍适用于各州。

在美国内战之后,特别是十四修正案通过以后,各州的黑人禁枪控枪法案,没有内战前那么赤裸裸了,但很多州还是想着各种办法拐着弯对黑人使坏。

比如说,因为白人大多比较有钱,而黑人相对比较穷,这些州就专门禁止低价位的手枪,把这些枪叫做“星期六特供”而一起禁掉,或者对枪支征收极高的税费。这就极大地提高了比较贫穷的黑人买枪的门槛,而大部分白人常用的高价枪则不受影响。这样,通过经济地位的不同,就实现了有选择的禁枪。

又比如,在美国近代民权运动的时候,倡导促进黑人民权,主张黑人进行自我防卫的组织,往往公开携带武器上街抗议。此时以加州为代表的几个州,纷纷出台法律,禁止公开携带枪支。虽然这些控枪法律只字不提种族,当时历史背景下,实际目的是打压黑人运动。

 三,美国二十世纪快速发展的控枪法律。

如果说美国早期的禁枪法律还是直接针对黑人的话,第十四修正案通过以后,近现代的法律至少在名义上得人人平等。说美国枪支管制“松”的人,可能是不太懂法。事实上,美国近代以来,从联邦层面,到各个州,出现了非常复杂的控枪法律,而且很多处罚都极其严厉。拥枪者稍有不慎,法律知识有一点盲区或者理解上的偏差,就会犯重罪,可以坐牢很多年。近年来,美国华人因为枪上面几个小零件的配置不合规,或者枪管长度不合格等等的纯技术原因,犯上重罪的例子,大有人在。各种案宗都在政府网站上公开可读,这里不一一列举。

美国的控枪法律,既有适用于全国的联邦法律,又有各州地方法律。这里主要介绍联邦法律的发展。

联邦层面近代的控枪,可以从二三十年代的禁酒令开始。因为政府强力管制,私下贩酒就成了利润极高的生意,客观上极大地助长了黑帮的发展。同时,由于现代枪械的技术不断进步,全自动武器开始流行。这使得美国某些大城市,街头黑帮枪战异常凶猛。三十年代的大萧条对私人经济活动的重大冲击,使得联邦政府权力迅速膨胀以填补空间,而这种动乱时候的民意往往更有利于政府加强管制。美国于1934年推出了在联邦层面影响最为深远的”国家火器法” (National Firearm Act),简称NFA。

现代少为人知的细节:NFA由美国步枪协会(NRA)协助起草,所以这部法律在各种枪械细节的法律定义上,做到了当时比较高的技术准确度。现代的美国步枪协会,进行很多政治游说活动,自称是拥枪组织,但往往避而不提当年协助起草NFA的尴尬历史。最早的NFA草案,限制的枪械包括全自动机枪,消音器,手枪,以及几类能和手枪一样隐藏携带的某些短管枪械。后来可能是因为手枪的普遍拥有程度太高,限制手枪的打击面太大,政治成本太高,所以在最后的 NFA法案中去掉了手枪,但保留了对其它的短管枪械的限制,造成了内在根本性的逻辑漏洞。直到现在,执法部门也说不清楚手枪和其它受限制的短管枪械之间的严格界限,成为笑谈。

NFA限制的枪械,对于个人来说,必须和美国联邦政府注册,并且缴纳一定的税金才能拥有,这个税金可达$200。1934年$800可买一辆汽车,这个高额税金和上面说的对穷人禁枪的黑操作是如出一辙。这金额一直没有根据通货膨胀调整,所以现在个人还能购买的NFA武器,交税$200等一年批准就可以了。但是违反NFA的处罚可没有随着时间降低。个人稍有不慎,枪械长短配置稍有出入,就可能犯重罪入狱多年。任何人想在美国合法持有枪支,必须对NFA有充分的了解。

现代美国社会的枪械管制法律,仍然基本是以1934年NFA为框架的。普通人合法拥有的枪以手枪、长管步枪、长管霰弹枪为主,而且因为自动武器被严格限制,最多只能是“半自动”配置,也就是扣一下板机只能打一发。全自动武器自从NFA之后,又被1986年的”Firearm Owners Protection Act”(简称FOPA)法进一步限制,从此之后已经没有个人能购买的全自动新枪了,而旧枪价则以数万美元起步。

在NFA刚通过的年代,有一个非常知名的案件:美国政府诉米勒(US v. Miller)一案。被告米勒拥有一个锯成短管的霰弹枪,违反了NFA,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判他有罪并不违反宪法第二修正案,其中一条理由是这样的:这种短管霰弹枪,在战争中不常用,所以不在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的范围。逻辑上的推论就是:你的武器得能用于军事武装冲突,才受美国宪法保护。然而高院从来也没有明确说过宪法保护个人的拥枪权利,所以即使机枪能用于军事用途,他们也不反对NFA对个人拥有机枪进行限制。这个案件给后人留了很多悬而未决的问题,直到2008年以后才有实质性的解答。

在NFA之后,美国再次通过的最主要的控枪法律“枪支控制法”(Gun Control Act,简称GCA),又和黑人运动有关了。六十年代的时候,民权运动如火如荼,社会斗争里,充满了各种暴力和暗杀行为。美国总统杰克肯尼迪和他弟弟鲍比肯尼迪,以及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都是刺杀的牺牲品。因为刺杀杰克肯尼迪的工具,是一支邮购的军剩栓动步枪,这成为了联邦政府立法限制各州之间枪支交易的理由,这也是为什么今天买新枪必须要通过持有联邦火器执照(FFL)的商家来办手续。八十年代的时候,美国总统里根遇刺,刺客约翰·欣克利以精神疾病为理由脱罪。九十年代,美国进一步立法(布雷迪法案 / Brady Act)要求对购枪者进行背景检查。

1994年,美国通过了为期十年的“突击武器禁令” (Assault Weapon Ban/AWB)。虽然真正的”突击步枪“是全自动武器,早在1934年被限制,1986年被禁止,该法律主要以外观接近军用突击步枪的程度,以及十发弹匣容量为标准,对民间流行的半自动武器进行限制。该法于2004年失效。作为当时美国总统的小布什其实有意永久延续,但因为该年是大选年,延法的政治风险太大,在国会里又没有运作的政治资本,从而作罢。

1999年,国会立法对所有持非移民签证的外国人进行禁枪,规定只有持有合法有效不过期的打猎执照,或者以打猎、参加射击竞赛等名义申请签证来美等少数例外情况下,才可合法持有枪支弹药。此法律对于美国大量持有旅游学习工作签证的华人均适用,从进入美国的第一天起,不管是不是支持禁枪,事实上已经和重罪前科犯一样被严厉禁枪了,甚至持有一个空弹壳都是犯罪。这些人只有通过办理猎照或者绿卡移民才能获得持枪的权利。

随着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的管控越来越苛刻,很多美国人认为,联邦政府已经开始背离美国历史传统和宪法基本精神。美国民间反对控枪禁枪的声音越来越高,也开始酝酿出一定的社会矛盾。争取拥枪权力的民权组织,越来越多的开始出场。GCA通过后,美国步枪协会(NRA)出现了内部分歧和权力斗争,赢的一方开始致力于保护民间枪支权利立法的游说。“第二修正案基金会(Second Amendment Foundation)于1972年成立,专门进行枪支民权有关的法律诉讼行动。

但是这些在法律层面讲道理的民权组织,还是没能及时缓和民间和联邦政府不断加深的矛盾。前面说了,统治阶级立牌坊容易,以后真要兑现承诺的时候,就不容易了。如果早先承诺“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后来却找各种借口,多年如一日的不断蚕食,得寸进尺,这里不断积累的矛盾,难免有爆发的一天。

 四,美国控枪闹出的大事件。

1992年,在爱达荷州的红宝石山脊,兰迪·威弗由于和邻居矛盾被举报以及和反犹极右组织的联系,被联邦政府盯上,并且被政府卧底成功钓鱼,背上了私自违反NFA拥有短管霰弹枪的罪名。因为种种原因,他未能及时出庭,被联邦政府上门缉捕。政府方先开枪打死他的狗,随后枪战中打死了他的配偶和小孩,联邦法警也被击毙一名。双方对峙了十一天事件才结束。事后调查中,发现政府在武力使用上,有多处不当行为,此事让公众对政府的武力滥用产生了很大疑问。

1993年,在德州的韦科,发生了著名的大卫教惨案。该教的末日信仰和生活方式有很多问题,但政府下手的直接借口,是管控武器:快递公司发现他们的包裹疑似有非法武器,以及外界有人听到全自动枪声。大卫教有自己的联邦火器执照(FFL),和政府约谈后,大卫教表示愿意合作,甚至主动请政府人员上门检查他们的枪。如果政府想逮捕他们,完全可以在约谈过程中进行。但是当时的联邦政府相关负责人员,在红宝石山脊事件之后,态度极其强势,想组织一次突袭强攻行动,通过高调严打大卫教来搞一个大新闻立威,这导致了后面的一系列大型悲剧。

更为狗血的细节是:政府的突袭计划是如此高调,以至于计划很早就已经让媒体知道了,甚至还通过新闻公布了出来。大卫教早有准备,政府突袭当场就受到了开枪抵抗。双方首次枪战时,政府方火力不如大卫教,死伤惨重,没占任何优势。随后,政府方使用了坦克,直升飞机等军事装备和大卫教对峙五十天后,发动了总攻。最终以大卫教营地起火烧光结束,导致里面74人丧生,包括20多名儿童和两名孕妇。

韦科的大卫教惨案中的死伤数量,震惊了美国全国。立威强攻最后成了大屠杀,更多人开始质疑政府的做法。但是这件事的调查还没完,更大的事就又来了。

在大卫教对峙现场,有一个前美军的围观者叫做蒂莫西·麦克维。他对于控枪的布雷迪法案很反感,对红宝石山脊事件和韦科事件反应极其强烈。在极端主义情绪下,麦克维花了两年时间策划和准备,在韦科大卫教总攻两周年的那一天,选定了俄克拉荷马城的联邦政府大楼作为报复目标,制造了一起耸人听闻的爆炸案,炸死168人,伤680多人,是美国历史上911之前最严重的恐怖事件。麦克维随后在法庭上对他的犯罪动机供认不讳。

虽然麦克维罪大恶极,被判死刑死有余辜,这件事仍然引发了全美国对于大卫教惨案的反复再次调查和长期反思。当时美国政府过于激进的禁枪控枪和执法策略,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民间情绪激化和恶性事件迅速升级。如果继续这种策略,民间再冒出更多的大卫教惨案以及更多的麦克维,后果不堪设想。

在这几次事件之后,美国政府在枪支管控执法上面,没有再采取更为激进的措施,民间矛盾暂时得到了一些缓和。而随后发生的911事件也一定程度上转移了国内矛盾。

 五,美国现代个人携枪权的发展,以及海勒判决。

在美国控枪法律快速发展的同时,民间对于个人拥枪权利的诉求也越来越高,具体表现在枪支携带的合法性上,主要由各州的地方法律进行限制。美国传统历史上,除了佛蒙特州不对此作任何限制,个人都是只能公开携带(Open Carry)的,隐藏携带枪支(Concealed Carry Weapon,也叫CCW)一般自动被认为是有不良犯罪动机,只有拥有特殊的政府许可证件,才能合法隐藏携带,而政府一般不会给所有人发这种证件。

各州相关的携枪法律最早可以朔源到 1911 年的纽约“沙利文法”。该法由把持纽约政界的爱尔兰裔政治机器“坦慕尼协会”的成员蒂姆沙利文议员提出,规定必须凭证拥枪携枪,警察有主观考量权决定是否发证。该法的主要目的明说就是为了限制当时爱尔兰裔的对手意大利裔移民持有携带武器的权利,实践的结果就是限制了大量普通平民的拥枪携枪权,而名人、权贵则可以动用关系基本不受限制,也给相关人员例如警察、律师、枪商等等造成了很大的寻租空间。后面要提到的联邦最高法院NYSRPA v. Bruen案里,原告寻求的就是完全推翻这个法律里给警察的考量权。

美国现代个人携枪权利的发展,始于1976年,乔治亚州通过了“必须发放”(Shall-Issue)隐藏携带证的法律。在这样的法律框架下,个人随身携枪,是一种被承认的权利,不需要特许。除非申请人有法律禁止的原因,政府依照法律要求,必须发放执照。后面二三十年中,几十个州都加入了这个行列。

2003年,阿拉斯加州开始直接废除隐藏携带证的要求。既然所有合格申请人都必须给发证,而不合格的申请人本来就被联邦法律禁止有枪,那这个“必须发放”的证到底还有什么用呢?于是,阿拉斯加州加入了佛蒙特州的行列,成为了不受限制的自由携带州。

到2006年为止,全美已经有37个州是“必须发放”隐藏携带证,2个州是不需证件自由携带。这些占美国大多数的州里,地方政府事实上已经承认了个人携带枪支用于自卫的权利。

但是也有一些少数地区,开始进行更严格地禁枪。这里面最典型的就是华盛顿特区。有一个叫做海勒的警察,虽然他工作中要带枪上班。但是华盛顿特区,都不允许他在自己家里能有枪用于自卫。他去申请了一个持有手枪的证件,被政府拒绝了。和华盛顿特区的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2008年,最高法院宣判海勒胜诉。这是美国历史上和枪有关的最重要的一个判决。为什么呢?

在海勒判决以前,美国的最高法院从来都没有回答过:宪法的第二修正案,是否保护个人的枪权。这次终于摊牌了,明确地给出了第二修正案的解读方法,以及确定了这是个人的权利。2010年,最高法院再次经麦克唐纳诉芝加哥案判决,宪法第二修正案确立的个人枪权,通过第十四修正案适用于各州。

海勒判决也说,这个权利不是无限的,至于政府如何进行限制才是合理的,我们这次先不回答。但是对于手枪这种美国人最常用的自卫武器,华盛顿特区却完全彻底地不让人在家拥有,无论用什么标准判断,都没法说是合理的。所以最高法院判特区政府败诉。

在海勒判决之后,“禁枪”在美国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枪权被确认为个人的一项基本权利,除非有重罪记录之类的问题,普通人都可以买把枪放在家里镇宅。但是宪法原文说的可是“拥有和携带”(keep and bear)武器的权利,不是只放家里就行了。个人携带在身上用于自卫防身,按照字面解释和海勒判决,似乎也是受宪法保护的权利。

海勒判决以后,各州的携枪法律,出现了一波新的变化。因为宪法对于个人枪权的确认,更多的人开始认同于宪法保证每个人携带枪支的权利。佛蒙特和阿拉斯加州那样的不受限制的携带方式,开始被叫做“宪法携带”(constitutional carry),并且有更多州加入阿拉斯加的行列,废除隐藏携带证件的要求。

到2021年底,已经有21个州是不需要证件的“宪法携带”州,大多数“必须发放”的州只要申请也都可以合法携带。只剩下9个州是”可能发放”(May-Issue),也就是说,政府不给所有人发放证件。具体发不发,还是要看政府的眼色。这时候,最苛刻的典型,是纽约市。

 六,纽约垂死挣扎,新判决即将到来。

虽然海勒判决确立了个人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并没有说明政府如何限制这个权利才是合理的。宪法原文说“不得侵犯”,但是在纽约市,2020年前,限制枪支的法律苛刻程度令人发指。一个人要申请执照才能拥有枪,然后只能不装子弹锁起来放在家里。如果要带出去,只能是锁起来运输到该市的七个靶场之一然后回家。不能运输到任何其它地方,也不能从任何其它地方带进来。一个射击运动员,连带自己的枪出城参加个比赛都不行。普通人就更别想了。这怎么看,都像是侵犯了“携带武器的权利”。

海勒判决12年以后,最高法院又接受了纽约州步枪手枪协会诉纽约市(NYSRPA v. NYC)的案子。纽约市的限制是如此无理苛刻,看起来没有任何胜诉的可能。这个案子被普遍认为是海勒判决的下一步,又会对美国产生深远的影响,为什么呢?

因为海勒判决里故意回避了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如何判定一个政府对枪的限制是否违宪。在美国的法律框架里,这是一个违宪审查标准的问题,有几种不同的标准:

合理性检查(Rational basis review):这是最低级的标准。不管是出于事实还是推测,只要和政府合法的兴趣有一定合理的关联,政府就可以立法限制。

中间性审查(Intermediate/heightened scrutiny),这是中间的标准,政府要说明,他要实施的法律限制,和他的一项重要目的,有实质性的关联。但是美国各中下级法院,名义上用中间性审查,但实质上采用的是更宽松的合理性检查来检验控枪法律的宪法性,造成绝大多数的控枪法律在这个中间标准的名义下被中下级法院的橡皮图章放过门。

严格审查(Strict scrutiny),这是最高的标准。政府要证明,他要实施的法律限制,对于实现一项非常重要的政府目的,是必要的。而且具体措施必须很狭隘的,用最低程度的限制措施来达到这个目的。这个最高标准,一般适用于宪法确立的基本民权,或者政府行为涉嫌歧视。

美国现有的大部分禁枪控枪法律,在枪权作为基本宪法权利的前提下,都可以通过名义上的中间性审查,但是基本通不过严格审查。所以,如果最高法院在纽约市这个案子里,把这个枪权上面的违宪审查的标准说清楚了,那会对美国社会产生巨大的变化:

如果结果是“中间性审查”,那实际就是法院认可放任了现在加州、纽约、新泽西等州极其严格的控枪措施。在同样的框架下,这些州可以立刻通过更多更为严厉的控枪措施,而不用担心是否违宪。

如果结果是“严格审查”,那现在控枪严格的州,很多法律会违宪失效。

如果结果是进一步地模糊上面两种审查标准之间的界限,比如所谓的“文字、历史和传统”,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不确定性。

纽约市非常害怕这个案子成为第二个海勒判决,所以不等高院开庭,立刻就主动废除了相关的所有枪支运输的法律限制,试图借助美国宪法第三章的 Mootness 原则以技术手段逃避高院的审判。而高院最后还真的基于该原因把这个案子给取消了。

但是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2021年,高院又接受了一个纽约州步枪手枪协会诉纽约州警局长(NYSRPA v. Bruen)的案子。这次打官司的内容更狠,不是枪支运输了,而是直击纽约随意拒绝给普通市民发放隐藏携带证的问题。这次的官司,纽约没法逃避了,因为官司的核心问题被高院大法官从“纽约现有颁发携枪证的法律是否违宪”改成了“纽约以前对原告申请携枪证的拒绝是否违宪”这个已经过去的既成事实。所以就算纽约现在追着给以前被拒绝的人发证,这个官司也逃不掉了。

这个案子即将于2022年6月宣判。可能会带来什么后果呢?这里大胆预测一下。

比较保守的后果,是纽约败诉,变成“必须发放”隐藏携带证。从此以后,全美国仅剩的几个名义上可能发但实质上不发隐藏携带证的州,会被一网打尽。以后大部分州会成为无需证件的“宪法携带”,而少数州将会保留“必须发放”的携枪证件。正像海勒判决之后所有州的平民都可以在家有枪,纽约判决之后,所有州的合格平民都将可以在公共场所带枪。

更为激进的后果,是最高法院会确立关于枪权违宪审查的标准,而且很可能是最高级别的“严格审查”。如果是这个结果,那么目前控枪比较苛刻的几个州,比如加州,纽约,新泽西,就不只是所有平民能在公共场所带枪了。各种弹匣容量限制,枪械外观限制,枪械型号限制之类的法律,都会被彻底摧毁。

所以,美国现在可能处在一个非常深远的社会变化的前夕。很可能转眼间所有州的合格平民都能合法随身带枪了,而且很多控枪严格的地方,可能会有很多法律即将失效。这在美国的绝大多数州,比如德州,宾夕法尼亚州,华盛顿州,不会感觉到变化。但美国华人大概三分之二都生活在极少数几个控枪严格的纽约,加利福尼亚,新泽西,马萨诸塞等州,在这些地方就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很多华人对枪的相关知识和技能还很有限,在这种变化面前,犹如一个不会开车的人,突然来到了一个车轮上的国家一样,有些东西,是要从头学起的。

 

美国不禁枪的谎言无耻

 

当简中文网络有人呼吁美国禁枪的时候,那些美帝走狗又出来讲“禁枪的次生灾害”——“阻止不了坏人,吃亏的反而是好人”,“如果人人都带枪反击,枪击案就死不了那么多人”——当美国的一些民间团体试图推动“限枪法案”的时候,那些军工资本家和他们资助的媒体巨头、政治游说团体也是用类似的说法,来为自己“辩解”。

简中文网络世界里,这些又蠢又坏的美帝走狗多年来张冠李戴、以讹传讹地盛传着一个精致的谎言,那就是:美国不禁枪是因为美国宪法规定“美国人民有推翻B政的自由”,其宣传效果之好,恐怕连反对禁枪的美国军火商自己都想不到。

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美国十三个殖民州为了摆脱英帝国的殖民统治,共同发表了著名的《独立宣言》,指出“政府追求的目标是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主义统治之下时,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样的政府”。这里的政府,显然指的是英国政府。而在美国真正具有宪法地位的,是1787年出台了《联邦宪法》,这里面没有关于“持枪推翻B政自由”的任何表述。

尽管美国民众有所谓的持枪自由,但迄今为止,我们没有见过美国民众持枪推翻B政的任何可能。一方面,美国民众所被允许持有的武器与美国大兵的武器杀伤力完全不在一个量级;另一方面,在《国土安全法》的授权下,美国公民受到了“老大哥”最严密的监听,没有丝毫隐私可言,更不必说密谋推翻美帝B政。

上世纪7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的先进组织黑豹党,从毛主席的游击战和群众路线中汲取智慧,他们在城市社区团结和发动包括白人在内的美国各个族裔的底层工人阶级,在黑人社区提供穷人小孩免费早餐,给予社区民众政治教育;与之同时,加州的一些黑豹党党员,开着汽车从旧金山的中国书店里一捆捆地买二十美分一本的毛主席语录;然后,在伯克莱的加州大学校园里,流水一样卖给激进的学生,每本一美元。用典型的资本主义的方式,迅速赚取利润。然后,用这个利润,他们买枪——遵循毛主席的教导“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这引起了美国政府的极大恐慌,尽管他们并未开始任何实质性的反抗行动,更是明确拒绝恐怖主义行为,但仍然在第一时间遭到美国政府的强力镇压而走向消亡。

美国人民的革命之所以从来没有取得过胜利,甚至没有“成形”,主要的原因还是像黑豹党这样觉悟起来并付诸行动的民众太少。

美国资产阶级通过鼓吹“身份政治”,将无产阶级的反对阵营彻底撕裂,将阶级矛盾转向底层的相互厮杀;资产阶级媒体日复一日的洗脑,在民众头脑里面“制造共识”,营造出“普世价值”的虚幻自豪;在美国,你或许可以在校园里研究马克思主义,但你不能有任何将马克思主义付诸实践的表现甚至是企图;就连桑德斯这样号称“民主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者”,也将美国工人的困境归咎于中国工人抢了他们饭碗,帮助美国的资产阶级对外转嫁阶级矛盾;而桑德斯在民主党初选时所许下的种种承诺,即便他能够上台也只会是空头支票,在资产阶级掌握生产资料的情况下,这些承诺根本没钱兑现;桑德斯支持上台的拜登,上台的第三天就取消了特朗普为获得选民支持制定的糖尿病药物限价令……

在资产阶级“民主政治”框架下,美国无产阶级状况的改善没有任何的可能,陷入与被政治谎言欺骗以及自我欺骗的无尽深渊,哪里来得什么持Q推翻资本B政的自由呢?

美国每年有2万人死于枪击案,尽管悲剧一再发生,但美国社会“与枪支共存”的局面照旧了多年、并且依然照旧,其背后正是军工资本集团巨大的利益。

全世界前100强军火商,美国就独占41席,前10强更是独占6席,全球近半的军火出口贸易来自美国。不仅如此,买枪比买烟酒还自由的美国枪支内销市场规模也非常可观:美国全国射击运动基金会(NSSF)估算,2021年美国的枪支销量为1850万支,仅次于2020年的2100万支。

一支像样的手枪售价在数百美元到数千美元不等,哪怕是给熊孩子玩的ISSC .22手枪,售价也在299美元,而步枪、霰弹枪的售价就更高了。

除了枪支本身,子弹作为日常消耗品也是必不可少的;美国人还需要购买各种枪支配件,如枪套、枪盒,额外的弹匣、保养工具等等;此外,人们还会根据自己的喜好购买其他配件对枪支进行改装,如手柄颜色、准星照门、扳机组、消音器等等。

算下来,枪械在美国已经独立支撑起了一个非常庞大的消费市场。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那些军工资本家又怎么可能轻易地允许限枪方案之类的法案通过呢?类似的法案往往在进入表决之前就已经胎死腹中。

当美帝国主义还能从全世界薅羊毛反(麻)哺(醉)本国最底层无产者的时候,当美国的进步人士还在为族群、性别、环保等等五花八门的议题争论不休的时候,当美国的无产者还在因为资产阶级的挑唆而相互敌视、自相残杀的时候,笔者是很难相信身处头号帝国的美国人民有“自我革命”的可能。

或许,当欧洲再出一个马克思,或者俄国再出一个列宁,抑或是世界的东方再出一个毛泽东,当赤旗再次插遍世界,被共产主义感召和觉醒的美国人民,才真能有拿起手中枪推翻本国帝国主义B政的那一天。

 

但不管怎样,美国人的持枪权不可能被撼动

很多人支持禁枪都会将枪支持有和犯罪率上升举例。实际上,自1976年开始,华盛顿实行了32年的禁枪令,谋杀率未减反而明显增加。更令人百思不解的是,越是严格禁枪的地区,犯罪率似乎更高。2007年,哈佛法律与公共政策杂志研究发现,世界上人均枪支最多的7个国家,年谋杀率是十万分之一点二;而人均枪支最少的9个国家中,年谋杀率却是十万分之四点四,这意味着无法在理论与实际上证明民众持枪率高导致犯罪率增加。
基于以上条件,加上不断完善的管制法律,禁枪反而没有市场,最高法院的裁决和主流舆论也反对禁枪。2008年,美最高法院裁定华盛顿市禁枪令违宪,为美国其他地区”反禁派”谋求解除禁令提供了一个重要判例,宣告了禁枪绝无可能;2010年,最高法院又投票裁定芝加哥禁枪令违宪,并且扩大了保障公民持枪自由的宪法条款的适用范围,这意味着从此美国公民在各州都有持枪权。

 

最后小编要说,名义上自由民主的持枪动机实际经不起人性善变尤其是一些变态的心理变化的考验。

变态偶然间一个想法就去校园杀人或者公共场合扫射,造成的灾难和痛苦远高于伪民主带来的表面光鲜!

2020年大选作弊严重,不也是没有人根据宪法持枪反抗暴政吗?反倒是经常有枪击案屡出不鲜,美国人民在水深火热中动不动就被枪击的事实真是让人痛心。

还有个猜测,因为德州是传统红州, 左逼猪党可能有存在买凶在德州杀人,以此来施加压力给右逼州政府来进行政治斗争的可能。

美洲中国队

无论怎样,逝去的22人校园枪击案受害者最无辜,孩子们不应该成为斗争下牺牲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