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日报网,有良知,有态度,有用,有趣,睿智理性华人必读
华人日报网-温哥华人的日报

加拿大接近技术性破产!原因是这个

加拿大接近技术性破产!原因是这个
June 15, 2022 华人日报小编
In 看.世界

今天有两则消息,放在一起看非常辣眼睛!
据National Post报道,加拿大国债日增4亿加元!相当于无论男女老幼每人每天增加10块钱债务。直接导致加拿大主权信用评级(Fitch Ratings)已经失去了最高的AAA顶级资质。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在特鲁多任期内,加拿大联邦政府花费纳税人1170 万加元公款翻新他的“乡村度假胜地”。
所谓“黑爪子挣钱白爪子花”,指的就是这种状态吧。
Toronto Sun则更干脆,称特鲁多正在让加拿大的通货膨胀变得更糟。
根据公开报道,加拿大通胀在2月达到了5.7%,是近30年来的最高点。

一方面,政府强推联邦牙科和处方药计划,这意味着需要更多的专业工人,他们可能会要求更高的工资,进而造成另一轮通货膨胀的恶性循环。

另一方面,4月1日开始上调联邦碳税,每升汽油价格增加11分,将继续推高所有商品价格。而且,加拿大还将引入“清洁能源标准费(Clean Fuel Standard)”。
预计无休止的“正义”碳税将导致加拿大人的生活更拮据、更困顿。

因此,加拿大最大跨国公司创始人Frank Stronach表示,加拿大“非常接近”一场公共债务危机,加拿大人需要迫使政客们控制支出。

华人日报

Stronach告诉媒体,加拿大现在日增4亿加元债务,但完全看不清未来是否有还款的能力,这意味着加拿大距离希腊式主权信用破产危机只有一步之遥。
Stronach指出,2021年,加拿大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约为109%,这与希腊在危机爆发前的比例一模一样。
黄三水解释说,债务与GDP的比例为109%的意思是,加拿大所有人生产的商品提供的服务总价值还不如欠债多。如果这个数字不能改变,意味着加拿大人欠的钱越来越多,也就是所谓的“越来越穷”。
与美国不同,美国国债暴涨但背后有军事实力和铸币权作为支撑,但加拿大欠的钱可没法投机取巧,只能真金白银的还钱。
Stronach总结说,“每个公民都能从骨子里感受到,这个国家不断增长的债务是一个问题。我们的政治领导人正把我们推入越来越深的债务之中,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偿还我们所欠的债务。现在是迫使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停止入不敷出的时候了。”
因财政状况恶化,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于2020年6月取消了加拿大AAA顶级信用评级。
尽管钱包已经比脸还干净,但特鲁多在取悦自己的消费上可是一点不打折。
多伦多星报指出,2019 年以来特鲁多总理花费了纳税人至少1170 万加元,翻新在距离渥太华仅一小段车程的哈灵顿湖(Harrington Lake)总理“乡村度假屋”。
美洲中国队
这幢住宅位于魁北克山区,一般被用作加拿大总理的专属度假屋,占地2.1公顷包括四栋建筑:主屋,员工屋,上层宾客屋和下层宾客屋。
加拿大联邦物业管理部门的文件显示,1170万加元主要花在主屋的外观、喷水器、供水水箱、厨房等翻新项目,甚至包括看门人的小屋。
比如,厨房的翻新费用高达73.5万加元,相当于温哥华一套全新公寓的价格。而其中的5.2万加元竟然是设计师的设计费,真是花别人的钱装自己的门面一点不心疼。
部分费用明细还包括:新的喷水器20万加元;新的水箱35.5万加元;新的天井1.3万加元;新的DECK1.2万加元等等。
公开文件还显示,如果把特鲁多使用的六个官方宅邸都进行同等标准的现代化翻新,则总预算将达到1.75亿加元。
就是不知道纳税人愿不愿意为总理的面子买单。
加拿大纳税人联盟(Canadian Taxpayers’ Federation)全国总监 Franco Terrazzano表示,“维修总理的度假小屋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资本委员会一直在用纳税人的钱来支付巨额账单”。
“加拿大人正处在历史上最糟糕的时刻,民众在大流行中苦苦挣扎,政府背负了1万亿加元的债务。73.5万的厨房是纳税人辛苦十几年攒下来的积蓄,每一笔开支都应该非常谨慎”。
而就在特鲁多用1170万加元装修了他六栋官邸中的一栋时,加拿大牙医保险计划的全部预算支出也不过18.84亿加元。
简单来说,特鲁多少一点对度假屋的刚需,全体加拿大人就可以更轻松的实现高质量福利。
因此,有网友直言:“感谢你花光了我交的税,毁了我孩子的未来”
左逼国们的政客真是丢人了, 为了连任讨好百姓增加福利,不想到国家竟然破产, 北欧芬兰 :
芬兰之前可谓是不少移民眼中的真正天堂国度,因为整个国家体制完全是由高福利来支撑,看病免费,教育免费,总之你所能想到的各种国计民生项目芬兰全都免费,让全民轻松享受大锅饭甜头。然而就在最近,芬兰政府却因全民医保支撑不下去而宣告破产,无疑给加拿大敲响了警钟,因为芬兰的今天很可能就是加拿大的明天。

就在三月初的时候,芬兰总理Juha Sipila领导的政府因为全民医保改革失败而下台。Juha Sipila之所以要对现有全民医保体系大动手术,就是因为芬兰财政已经无法支撑下去,再不改革国家就会破产。首先关键的地方在于,芬兰所谓看病免费的基础实际上就是高额税收和开支,从芬兰统计部门数据可知,芬兰政府每年在医保的平均投入开销为200亿美元,占当年国民生产总值比重接近一成,为了能支撑住这一开销,政府只有每年不断加税,但加税的比重始终赶不上医保庞大开支增长的速度。因此Juha Sipila才提出改革计划,但却以失败告终,现在来看,芬兰距离正式破产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

 

其次另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可知,芬兰人口危机也难以维系大锅饭为基础的全民医保制度。截止到2018年,芬兰65岁以上人口已占总人口的21.4%,人口老龄化危机紧随德国,葡萄牙,希腊和意大利之后,医疗花费巨大,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再好的全民医保制度也经不起这般折腾,不破产怎么可能呢?

其实希腊已经是高福利国家破产的前车之鉴,只是极左都选择刻意回避不提。希腊福利究竟有多好,医疗免费,教育免费,40岁就可以拿养老金,公务员一年可以领14个月工资,私企员工每年也可带薪休假一个月,而且往往左派政府当政时,福利会加码更多,即使是右派政府执政,为了选票顶多不再加码,但不会减少原有福利。

 

这样一来二去之下,希腊高福利的钱来自于何处呢,说白了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那就是广大纳税人所缴的税。而且富人税率要远高于穷人,富人纷纷避税,穷人还有退税优惠,当税收不能填补高福利支出时,剩余的选项就是发债权借钱度日。当有一天连利息都付不起,也无人愿意借钱的时候,政府只能宣告破产,而这就是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爆发的根本原因。

 

再看看古巴和委内瑞拉,古巴是拉美最早推行全民医保的国家,但古巴的经济一直却不好,如今古巴已经由新一代领导人迪亚斯——卡内尔(Dias Carnell)执政,上任后开始逐步推行市场化改革,其中就包括尝试放开国家对医疗的掌控,原因在于泡病号的人太多,不但影响国家生产力,政府财政也拿不出钱。

不出意外,有些人看到这么高的财政赤字就慌了:借来的钱花得爽,到时候还不起怎么办?还有一些反对党也在策略性地制造恐慌,比如加拿大右翼的人民党的党魁卞聂尔(Maxime Bernier)在推特上发表言论声称,联邦政府的这笔债务是要均摊到每个加拿大人的头上的,于是在这一年的时间内,每一位加拿大人都要多承担一万加元的债务,你还会感恩政府的“支持”么?

然而,这笔糊涂账真的是这样算的么?如果你有疑问,那么我建议你把这篇文章认真读完。

长久以来,许多人总把政府的财政开支误解为家庭的财政开支,认为政府在社会民生方面的投资必须量入为出,认为债务会把社会拖垮,或者认为这一代人的债务不可以转给下一代否则就是违背道德,等等。当然,这也无可厚非,人们对宏观世界的理解总是最先来源于对生活的直接体验。绝大部分读者一定都有过每个月还车贷房贷还信用卡的经历,我们总是努力工作赚钱,并且谨慎地避免自己债台高筑入不敷出。

但是,请大家开一开脑洞:如果我们可以活几百年,然后我们自己家里就有一台印钞机,想印多少钱就印多少钱,而且我们还可以征税,甚至是向邻居和亲朋好友出售债券……你还会对债务感到那么惶恐不安么?

答案是,不会的。

这就是现代货币理论(Modern Monetary Theory,简称MMT)的核心原理,亦即一个控制着本国货币发行权的国家永远不可能被自己的债务拖破产。当国家财政的支出上涨或是税率降低引发赤字的时候,国家可以通过中央银行制造出更多的货币来抵消赤字或还清债务。

 

但是现代货币理论也指出,一个国家的财务支援的能力是存在上限的,这个上限就是社会的真实生产能力(production capacity)。在一个充分就业的社会,如果政府对公共支出或降低税收导致的赤字进行过高的财政补助,势必引发通货膨胀。

换一句话说,政府只能在关键的时候(如疫情期间经济停摆、失业率攀升)大量印钱,印出来的钱必须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而且这些钱必须花在真正亟需财政支援的企业或者人民的身上,以保证社会维持正常的生产以及消费能力,防止经济受到重创。如果印得钱太多,或者是福利分配的机制不合理导致印出来的钱流到了本不需要财政支援的人的手中,那么事态就会向另一个极端发展:社会的消费能力增强,而社会的生产能力有限,于是产品与服务将很快供不应求,导致通货膨胀。

读到这里,我希望读者能够明白,当我们看到政府的财政赤字是一个天文数字的时候,请不用担心政府的偿还能力,因为那是杞人忧天。政府掌握着货币的发行,因此永远、永远也不可能破产。我们真正需要担心的是通货膨胀会不会发生,如何避免其发生——或者用更准确的话说,我们需要尽我们身为公民的义务的,监督政府把钱花在正确的地方。

即使通货膨胀真的发生,政府也有许多机制以应对。比如适当提升利率就是一种常见的手段,可以抑制消费并控制通货膨胀。税收也是一种有效的手段。通过税收,政府适当地降低了社会的消费能力。当然,从什么样的人群身上征收多少税,也是一门学问。在加拿大等大多数发达国家,因为存在完善的宏观调控机制,恶性的通货膨胀几乎不可能发生。

 

由于新冠疫情,包括联邦、省、市各级政府在内,加政府在2020年出现了破历史纪录的3255亿加元赤字,占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14.8%2018年政府综合财政收支平衡,2019年的赤字为407亿加元,占名义GDP1.8%。赤字总额中有逾84%来自联邦政府。与2019年相较,联邦政府赤字增加近12倍。

同时,2020年加政府的债务总额达到GDP129.2%,亦创历史新高。负债额为人均近7.5万加元,相当于在过去一年内每个加拿大人的债务增加逾万加元。

 

美洲中国队

 

加拿大真是丢人都丢到国外去了,让中国都为她担心!

 

 

根据这份长达280页的预算案,联邦政府2021-2022财年的赤字规模为1138亿加元(约合5749.8亿元人民币),下一个财年的赤字规模有望降到528亿加元(约合2667.8亿元人民币)。此外,本财年的联邦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45.1%。

  2022-2023财年新增开支约600亿加元,主要用于住房供应、土著和解、国防开支等。

  预算案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支出100亿加元用于改善加拿大人的住房情况。其中一项关键内容是,在未来两年内,禁止外国人在加拿大购买任何住宅物业,以确保房屋被用作住宅而不是投资商品。此外,为打击炒房者,从2023年1月起,任何人出售持有不到12个月的房产,将被作为企业利润全额征税。

  预算案中的另一项引人注目的支出是国防,加拿大将在未来五年内为国防增加80亿加元的开支,逐步使其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1.5%。这个比例并未达到美国提出的北约盟国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要求。

  根据预算案,加拿大政府还准备未来五年内支出106亿加元用于与土著人的和解,包括对寄宿学校旧址的搜索提供支持等。其中的28亿加元将在2022年支出

这花钱的态度,妥妥的败家

据加拿大政策替代中心(CCPA))的最新报告显示,虽然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支出巨大,但大部分加拿大省份的赤字修复速度仍远超预期。

CCPA高级经济学家麦克唐纳(David Macdonald)于周四发布名为《消失法案:加拿大省级赤字状况》的报告表示,与上次的经济衰退后比较,各省整体财政状况良好。

报告显示,与2009至2010年度经济大萧条后相比,现时全国10个省份中,9个支付的利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有所减少。在2021至22年,支付更少利息便为各省节省了60亿元。

美洲中国队

麦克唐纳说,这些赤字不再由疫情造成,事实上,大部分省份的经济已经复苏。

此外,加拿大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加置2021年经济增长4.6%,而疫情开始爆发的2020年则下降5.2%, 2021年第4季的GDP按年增长率更为6.7%。

麦克唐纳解释,疫情开始时各省的初步赤字估计与现实相差甚远。

不过,安省和沙省的赤字将持续更长时间,原因是与其经济规模相比,这些省份的税收是最少。他称,未能征收足够税款来支付省级支出是政策选择的结果,而不是受疫情影响。

报告指,卑诗省、亚省、缅省、魁省、新斯高沙省和纽宾士域省2022年或2023年可能会出现盈余,原因是各省在2020-21年将赤字减少一半,从最初估计的930亿减至480亿元; 于2021-22年减少三分之二,从700亿减少到220亿元。

报告还发现,纽芬兰省、安省和爱德华王子岛省应在下个财政年度前,可控制赤字与GDP的比率维持低于1%,沙省预计到时将接近2%。

联邦财政部长方慧兰在2022年1月表示,今年的联邦预算将侧重于使加国更具竞争力和创新的需要。她说,在经历两年支出庞大后,经济增长将有助保持联邦财政的稳固基础。

财政部预计2022年的赤字达1,445亿元(2021年为3,277亿)。 从2022年4月开始的下一财年,赤字预计将达584亿,但还不包括预算中的任何新支出承诺。

麦克唐纳强调,现在各省有资源解决与疫情大流行相关和无关的重大问题,如长期护理和医疗保健,以及气候变化等。

他表示,让各省加强医疗保健系统,以应对未来的新冠病毒浪潮或其他事件。现在省级库中房有钱来做这一点,现时是对这些盈余采取行动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