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日报网,有良知,有态度,有趣,睿智理性华人必读
华人日报网-温哥华人的日报

这国来的移民擅长在加拿大以低收入身份骗取福利,堪忧

这国来的移民擅长在加拿大以低收入身份骗取福利,堪忧
August 22, 2022 华人日报小编
In 看.世界

那些买豪宅豪车的华人报税收入写几千不怕吗

我SFU会计专业大四,正在一家学长开的小会计公司实习。我发现很多华人来报税,名下豪车豪宅多了去了。

然后收入只有几千,真当CRA是傻子吗?我昨天好心提醒一个大妈,说这样是有问题的,会被查的。

谁知道她还生气了,说我乌鸦嘴,真要是被查了就怪我,还找我老板投诉我。

这种奇葩真的丢中国人的脸阿

 


 

一对从事电商代购业务的华裔夫妇,过去两年成功取得安省低收入劳动补助津贴(Ontario Works),然后自花3000元(加元,下同)去报读大学课程,但第三年再申请时,被揭发收入不符,申请遭拒。

 

称生活困难 需中国父母寄钱接济

这对夫妇不觉得自己有问题,理直气壮地向安省社会福利仲裁庭(Social Benefits Tribunal)提出上诉,并称生活上要依靠父母由中国寄赠来的2万元维持。但弄巧反拙,仲裁庭更觉这对夫妇申报的资产不尽不实。

这对华人夫妻从2014年起就已在享受安省的低收入劳动补助津贴。而从2015年9月起,夫妻俩开始经营代购业务,主要销售的商品包括女性服装和配件、手袋、婴儿奶粉、维他命丸及其他特殊订购业务,主要的目标客户群是中国国内家庭年收入超过8万元(约合人民币42万元)的专业和中产阶层女性。

2016年初,当这对夫妻再次申请政府津贴时,负责审核和发放津贴的主管机构认为,这夫妇谎报家庭状况,不符合申领补助的资格,于是主管部门要求这对夫妇提供财务资料,以评估其是否符合资格。

当局怀疑 索销售收据及付款验证

这些财务资料包括:所有与业务有关的库存清单、所有商品销售的收据、存货的购买收据、销售的数量、网上收到的付款验证以及销售的收据副本等。

作为丈夫的华裔男子在2016年2月2日向主管机构提供了一些文件,包括银行对账单,但没有提供上述与网上业务有关的验证。

主管部门审查了所提供的银行对账单后,注意到相关账户中出现各种来源不明的大额存款,以及去向不明的大额款项支付。主管部门认为,这些款项与他们声称的零收入声明不一致。

在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中,虽有各种零散的国内汇款资料,但这些汇款资料往往缺乏日期,也无法跟代购的具体项目一一对应起来。

大笔存款出入账 当事人无法自圆其说

虽然两人后来又向主管部门补足了银行账户的资料,却始终没有解释那些大笔存款的来源,也没有提供所有代购交易的全部收据。最终主管部门在2016年2月9日宣布,取消对他们的补助。

女子辩称,代购业务基本上是由她丈夫操作,她本人并不清楚国内的客户是否购买商品,也不知道购买了哪些商品,更不知道卖价多少,以至客户的付款方式亦不清楚。

但仲裁庭认为,女子及其配偶始终未能说明其收入来源以及代购的具体经营状况,不能证明自己有获得政府补助的理由,即使女子声称自己忙于照顾3个孩子,这也不能成为其无视相关部门要求提交证据的借口。

至于女子说,她的父母赠予她不少现款,如在2016年就给了2万多元。但这一说法非但没有解释上述疑问,相反还导致对她收入来源和数量更多的问题。因为父母所给的这些钱,有多少是作为上诉人销售的货款转回加拿大,又有多少是来自父母本人的收入或积蓄?

仲裁庭还发现这对夫妇说要拿政府的补助,却还能花3,000元去读大学课程。对此,女子辩称,这些钱是从朋友处借来。但银行账目显示,这些钱是当事人自己刷的信用卡,而且从未有还债的举动。

鉴于以上种种无法解释的情况,安省社会福利仲裁庭认为省府取消上诉人工作补助的决定非常正确,上诉予以驳回。


据警方,这名37岁的女子经营着一家咨询公司,位于士嘉堡金钟城附近Finch Ave. E.上。

皇家骑警从加拿大服务局得到消息,称有家公司涉嫌使用虚假就业报告(ROE)和就诊报告申请EI福利,随后,警方展开调查。

最后,徐雪婷(Xueting Xu,音译),又名“Cici Tsui”,被控两项超过$5000的欺诈罪名。

美洲中国队

警员Ken Derakhshan在发布会上表示,徐雪婷涉嫌代表数百名顾客提供虚假文件,以骗取EI,涉案金额高达$100多万。

8月4日,徐雪婷将在士嘉堡出庭。


通常来讲,4月30日是大多数加拿大人报税的最后期限。但报完税之后,很多人就开始提心吊胆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平安通过,会不会被查税(tax audit)。

一提到CRA查税,很多人都非常害怕,第一反应大多都是“我不小心漏缴税了?”

但其实,根据很多人的经验表明:查税真的不一定是你税务情况不好,它有一定的随机性。最近,一位华人网友在论坛上记录了自己被查税的全过程,虽然耗时整整一年,但好在平安飘过,啥事没有。

2018年10月,该网友收到CRA的信,首先确认了信件的真实性,然后打电话和CRA联系。由于这次被查的是2014年7月至2017年6月的税,他就把2014年至2020年的公司银行流水,个人储蓄卡,个人信用卡记录全都翻出来重新登记在EXCEL表格里面。

不久后就有一位CRA的工作人员上门,网友十分配合,租房合同、租房网上银行转账记录等等,只要是对方需要的都积极提供。

工作人员询问了网友关于这几年买房的几笔大额转账记录。离开的时候,网友同意她带走2014-2016年三年的公司收据和个人收据。

之后,CRA寄来一份六页纸的表格要求楼主填写,主要内容如下:

 

华人日报

 

符合以下几种情况的纳税人应特别小心,并准备好材料来证明自己的收入,扣除和税收抵免:

1、你卖掉了房地产。CRA会特别关注这一项。事实上,2019年联邦预算在未来五年内向CRA拨款5000万元,以建立四个新的专用房地产审计团队。他们的任务是确保纳税人所报告的出售自己主要住宅是否属实,因为自住屋出售后,其资本收益是免税的。 但是“炒房(flipping)”交易的利润应该视为固定收入而不是资本收益。

2、您的收入与您居住的邮政编码不符。如果您的收入明显低于您住宅附近的其他人,那么您将面临被查税风险。CRA可以启动所谓的“净值审计”,这可以导致任意评估,允许税务人员使用各种工具来查证你的收入。

3、您提供的信息与第三方的存在差异。如果您的纳税申报表与CRA从第三方收到的其他信息不符,您可能被查税。例如,如果您从工作中报告的收入与您的雇主向CRA报告的T4单据不一致,或者您的利息或股息收入与您的金融机构提交的T5单据不同。

 

4、与去年报税相比有显著变化。如果您今年的收入比上一年有显著不同的收入水平(特别是自雇收入),或与过去申报不一致的扣除或税收抵免,税务人员可能会对提出疑问,会要求你提供数项类似捐款或者医疗等收据,当然也会对你进行全面审核。

5、您多次报告租金或生意损失。如果您一直报告租金损失,税务人员可能会对您进行审核,以确保您收取公平的市场租金。 同样,经常性的商业损失可以提醒税务人员,你做生意是否是“业余爱好”,而不是商业活动,这些可能导致税务局不认可你申报的损失。

6、未能及时回复CRA要求。如果CRA要求您提供补充材料,您未能及时回复,则将面临被查税的风险。 收到税务局的信,请按要求回复,一旦如果您认为CRA要求太多,可以咨询税务律师。

7、报完税后,你又做了些许调整。如果您在税表犯了错误,可以通过提交调整申请表格T1-ADJ来解决。只要您有收据和文件能充分支持您的调整。但请注意,提交调整可能会使你的税表被标记,CRA会对您进行更仔细的审查。

 


在过去30年中,加拿大接收的难民缴纳的收入所得税超过了百万富豪移民投资者缴纳的所得税。

加拿大投资移民难融入主流

“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驻温哥华的记者伊恩·杨(Ian Young)根据来自加拿大移民部的相关数据得出了上述结论。

富豪移民在加拿大“没”多少收入

伊恩·杨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电台的采访时说,在抵达加拿大5年后,只有39%的投资移民申报自己在加拿大有收入,然而,即便在申报有收入的投资移民中,他们报的收入也很低,平均每人每年申报自己有大约1万8千到2万5千加元的收入。

显然,收入少,向政府缴的所得税就少。伊恩·杨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呢?这是因为投资移民靠已经赚到的财富生活,或者,他们没有向加拿大政府申报自己在(全球)的收入。

他说,如果一个投资移民在中国已经有了非常成功的企业,那他为什么要关掉在中国的成功企业,尝试在加拿大重新开始呢?从理论上讲,他应该向加拿大申报自己在海外的收入,但很明显很多人没有这样做。

共18万投资移民来到加拿大

伊恩·杨说,自从加拿大从1986年推出投资移民项目,一直到2014年哈珀政府叫停为止,总共有超过18万投资移民来到加拿大,早期时许多来自中国香港,随着中国大陆富人增多,近年来的投资移民主要来自中国大陆,平均每年4千-6千人。

通过投资移民项目来的人,有的留在了加拿大,但有的在拿到加拿大护照后则返回了原籍国。

伊恩·杨认为,加拿大的投资移民项目是一个失败的政策,相当于用现金换护照,没有给加拿大经济带来好处。

投资移民难融入主流社会

相比之下,难民到加拿大后的起步平均年薪约1万7千500加元,之后逐渐上升到年薪3万加元,相当于经济类移民的收入水平。

在来到加拿大10年后的难民中, 66%的人申报自己有工作收入。

莎莉·艾肯(Sharry Aiken)是皇后大学(Queen’s University)的教授,她也同意投资移民项目失败的观点,但给出了其他原因。

她说,有研究显示,投资移民除了很多人返回原籍国外,留下来的人也大多局限在本族裔社区里,没有掌握语言技能,在融入社会、融入劳动力市场方面是失败的。

而难民们在来到加拿大后,大多数人工作、纳税,更好地融入了主流。

不能只看所得税一项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列治文市的移民律师克里斯·何(Chris Ho)不同意上述观点。

他说,通常这些投资移民来到加拿大后要买房子,花钱来修理房子,他们买汽车,花很多钱消费,这些都是有利于加拿大经济的。

克里斯·何接着说,只看看他们每年缴纳的房产税,这些投资移民一般有价值100万或200万加元的房子,每年要缴房产税8千加元左右。

他说,与此同时,他们出去消费还要缴纳其他的消费税,如果只看收入所得税一项,就说投资移民没有给加拿大经济带来好处,这是不公平的。

——————————————————————

联邦移民部去年2月取消投资移民计划,指该计划对加拿大经济的贡献不高。当时移民部长亚历山大(Chris Alexander)透露,这些富有的投资移民抵埠后,收入与纳税金额最低,不及其他所有类别移民。

根据移民部内部报告,投资移民抵埠后一年的平均收入为18,000加元,抵埠15年后收入也仅有28,000加元。且从第三年起,只有47%投资移民报税时有申报所得,抵埠5年后申报有收入的比率更减至39%,而一般加拿大人申报所得的比率高达67%。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香港《南华早报》驻温哥华特派员Ian Young认为,显然许多投资移民都将加拿大视为度假村,或是子女教育与及退休后的去处,自己则继续留在原居住经商。

更令人惊讶的是,不仅投资移民主申请人如此,连他们的配偶与第二代,情况也类似,一般以为跟随父母赴加拿大的移民第二代,经过在本地15年的学习与成长,理应很容易取得高薪工作,并反映在税单上。

但结果这些年龄介于25岁到34岁间的投资移民第二代,他们的收入也低于平均水平,且申报所得的比率更逐年降低。Ian Young指出,这显示许多投资移民的配偶与第二代最后也选择离开,可见投资移民家庭在加拿大的社会及经济融入程度不高。

其实在2014年2月加拿大驻香港总领事柏伊恩(J. Ian Burchett)就曾表示,推出已数十年的投资移民计划早已过时,因为申请人无须具备官方语言能力等融入加拿大社会的重要技能。

他说投资移民计划相关数据显示,他们对加拿大经济的贡献极为有限,与其他移民类别相较,投资移民中长期留在加拿大的机会更低。

根据移民部资料,2000年代末期,每年约有5000个投资移民选择卑诗省估为定居地,且主要都在大温地区。这些投资移民只要投资80万加元购买基金,5年后政府保证还款,但现在该计划已取消(魁省除外),取而代之的是投资200万加元,期限15年的风险投资移民试验计划,但名额只有60个,门坎又高,乏人问津。


最后小编不得不说,加拿大之所以后来调整投资移民政策,因为投资移民融入程度太低, 买个生意之后混到身份就开始以低收入领取福利,甚至报税远不及普通上班族收入,真是于国家经济发展不利。